这是描述信息
搜索
搜索
这是描述信息
这是描述信息
分类出来
这是描述信息

5G、新能源催生庞大需求,第三代半导体有望“换道超车”

  • 分类:行业新闻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8-17 14:33
  • 访问量:

【概要描述】“中国半导体材料与国外的差距已不是那么大,我很乐观地相信可以追得上。”在近日由中信建投证券与金沙江资本联合主办的“中国第三代半导体发展机遇交流峰会”上,鲜少露面的中芯国际创始人、原CEO张汝京发声。

5G、新能源催生庞大需求,第三代半导体有望“换道超车”

【概要描述】“中国半导体材料与国外的差距已不是那么大,我很乐观地相信可以追得上。”在近日由中信建投证券与金沙江资本联合主办的“中国第三代半导体发展机遇交流峰会”上,鲜少露面的中芯国际创始人、原CEO张汝京发声。

  • 分类:行业新闻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8-17 14:33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“中国半导体材料与国外的差距已不是那么大,我很乐观地相信可以追得上。”在近日由中信建投证券与金沙江资本联合主办的“中国第三代半导体发展机遇交流峰会”上,鲜少露面的中芯国际创始人、原CEO张汝京发声。

他的自信来自于第三代半导体的发展机遇:未来,新能源汽车、5G通信、数据中心等领域都将规模应用第三代半导体,随着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领跑,第三代半导体发展可以“换道超车”。

此次峰会上,还包括金沙江资本创始人及董事局主席伍伸俊、资产管理公司TPG(德太投资)中国区管理合伙人孙强、瑞信集团董事会成员李山等,就如何发展第三代半导体开展头脑风暴。

5G、新能源都离不开第三代半导体

何谓第三代半导体?半导体发展至今已经历三个发展阶段:第一阶段是以硅(Si)、锗(Ge)为代表的第一代半导体原料;第二阶段是以砷化镓(GaAs)、磷化铟(InP)等化合物为代表;第三阶段是以氮化镓(GaN)、碳化硅(SiC)、硒化锌(ZnSe)等宽带半导体原料为主。

“5G领域常常会用到第三代半导体,比如很多高频芯片用的材料是氮化镓,耐高压、耐高温;此外,无人驾驶汽车、新能源等领域也常常用到碳化硅,也属于第三代半导体。”张汝京说,中国在5G技术上保持领先,并在通信、人工智能、云端服务等领域超前发展,这些高科技的应用都将推动第三代半导体发展。

伍伸俊也举例说,5G射频芯片必须用到第三代半导体,仅快充芯片在中国市场就非常庞大,整体看,随着中国在5G、电动汽车、超高压、特高压电网等领域布局走在前列,庞大的需求催生。

“第三代半导体跑道是敞开的,很难说哪家能够垄断行业。目前领跑者包括英飞凌、罗姆、Transphorm等,而中国胜在市场需求比较大。”伍伸俊说,如果能够组织好国际领先的设计团队、有规模的第三代芯片厂,就有希望推出更高水平的产品服务全球客户。

最关键是人才,投资半导体需耐心

一直以来,半导体产业一直是资金、技术、人才密集型产业,但张汝京强调,第三代半导体的投资并不大,关键还是人才。

伍伸俊也认为,在第三代半导体这个“新赛道”,从事半导体行业的工程师非常多,中国人才优势非常明显,“三星的崛起就是一个生动的案例:在小小的市场通过聚焦投入,加上国家政策支持和几代人努力,最终在半导体领域超过了领先的日本”。

市场因素也非常关键,伍伸俊举例说,二十多年前,日本半导体产业在经历“广场协议”后节节败退,很重要原因是市场容量较小,而如今国内可以凭借广阔的市场,尤其是龙头企业的带动,将推动第三代半导体快速成长。

“工序也相对简单,不少设备并不需要7nm、5nm光刻机,0.8微米的也能用上,而且不少设备可以国产化,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把SiC、GaN等原材料做到外延可靠性好、质量好、良率高、成本低。”伍伸俊说。

李山则关注到,半导体的投资投入大、回报时间长导致PE、VC望而却步,目前在半导体领域政府投入资金较多,如何把市场和政府两个优势相结合,在风险上进行互补。

“投资确实有这个问题,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是挂钩的,一般人投资的时候都看二级市场怎么样,做一个可比公司分析。就好比过去是很多互联网公司、电商公司和医疗公司迅速成长起来,再反过来推基础研发公司成长。”孙强说,半导体行业投资需要耐心、胆量、眼光,资本整体比较浮躁,“短平快”模式无法在半导体行业做起来。

IDM模式或重返主流,全产业布局更有效率

“要想超车应该找合适的跑道去超”,在此次峰会上,以新的模式发展第三代半导体也成为关注焦点。

李山认为,要抓住半导体产业领域出现的商业模式与产业分工机遇。此前,半导体企业多从北方电信、爱立信等大企业内部成长出来,但随着分工专业化,设计、封装、代工逐步分开。

目前,半导体产业主要分为两种模式:一是从设计一直做到制造和封装的IDM模式,以英特尔、三星为代表;另一种是垂直分工模式,只设计或者只生产(Fabless或Foundry),前者以华为海思、高通、联发科为代表,后者以台积电、中芯国际为代表。

“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,现在由于技术本身变化和市场机会,我们在每一个环节上受限,这种情况下中国第三代半导体可能会采用IDM模式。”李山说。

张汝京也认为,第三代半导体是“后摩尔定律时代”,线宽不是很小,设备不特别贵,芯片设计、资本投资都占优势的情况下,唯有材料突破不易,这正是IDM模式的优势。

他举例说,第三代半导体中碳化硅为例,新能源车中应用较多,特斯拉Model 3已开始使用。这些功率模组主要由意法半导体、英飞凌两家供应,而这两家基本上都是IDM公司,看起来第三代半导体中较大公司都是IDM公司,产业链从头到尾是一家公司负责,做出来效率较高。

“IDM模式将是第三代半导体发展主流。”他判断。而张汝今也认为,三星在发展第三代半导体方面独具优势,它可从技术、开发材料、设备等全产业“一脚踢”。

文稿来源:南方日报

 

更多资讯,请扫描下方二维码,关注中国微米纳米技术学会微信公众号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这是描述信息

电话:010-62796707 010-62772108    传真:010-62796707    地址:清华大学90003楼3301室    邮箱:csmnt@mail.tsinghua.edu.cn
公安机关备案号 11010802025320       京ICP备10047872号   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北京